北京大学24小时报名热线:153 1373 2921
当前位置:首页 > 后e视野 > 正文
李佐军谈当前中国经济:是否已触底?出路在何方?
手机:1531373 2921   电话:010-5715 7131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近日,“中国经济形势分析座谈会”在北京举办。本次座谈会围绕我国宏观经济形势走向、经济改革政策选择、供给侧改革和城市化政策等经济领域热点问题进行了探讨。北大后EMBA教授、国务院发展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围绕主题发表了观点,主要回答了:经济态势;是否已经探底;经济症结究竟在哪里;出路在哪里四个问题。

 

李佐军

北大后EMBA教授

国务院发展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

在这次座谈会上,李佐军主要回答了四个问题:一、经济态势;二、是否已经探底;三、经济症结究竟在哪里;四、出路在哪里。

一、经济态势:数据说话,处在下行通道上

 总体来说中国经济现在处于经济的下行通道上,可以看一下有关数据。

 

比如GDP,2010年是10.3%、2011年9.2%,2012年7.8%,2013年7.7%,2014年7.4%,2015年6.9%,2016年一季度是6.7%,尚未探底;

 

构成GDP的指标和其他支撑GDP的相关指标也是类似表现,比如出口数据,2012、2013年同比增长7.9%,2014年为6.1%,2015年下降2.8%,而2015年预定目标是6%左右,实际下降2.8%。今年1月份下降11.2%,2月份下降25.4%,3月份增长11.5%;

 

投资数据,2012年20.6%,2013年19.6%,2014年5.7%,而2015年10%,其中2015年1-2月份是13.9%,3月份13.5%,4月份12%,5、6月份11.4%,7月份11.2%,8月份10.9%,9月份10.3%,10、11月份10.2%,12月份10.0%。今年1-2月份10.2%,3月份10.7%;

 

消费数据,2012年14.3%,2013年13.1%,2014年12%,2015年10.7%,而2015年1-2月份10.7%,3月份10.2%,4月份10%,5月份10.1%,6月份10.6%,7月份10.5%,8月份10.8%,9月份10.9%,10月份11%,11月份11.2%,12月份11.1%。今年1-2月份10.2%,3月份是10.5%;

 

供给侧具有代表性的指标,比如工业增加值,2012年10%,2013年9.7%,2014年8.3%,2015年6.1%,而2015年1-2月份是6.8%,3月份5.6%,4月份5.9%,5月份6.1%,6月份6.8%,7月份6.0%,8月份6.1%,9月份5.7%,10月份5.6%,11月份6.2%,12月份5.9%。今年1-2月份是5.4%,3月份反弹到6.8%。

 

再看一个下行指数——PMI指数,2012年的PMI均值是50.7,2013年50.8,2014年是50.7%,2015年只有49.9。2015年1月份的时候是49.8,2月份是49.9,3、4月份50.1,5和6月份是50.2,7月份50.0,8月份49.7,9、10月份49.8,11月份49.6,12月份49.7。今年1月份只有49.4,2月份49.0,3月份反弹到50.2。

 

一个比较真实反映中国经济运行的指标是用电量,这个指标部分地透露了经济增长的真实情况。全国城市用电2012年同比增长5.5%,2013年7.5%,2014年3.8%,2015年0.5%,2015年GDP增长是6.9%,这中间的差距大家知道反映了什么。2015年1-2月份是2.5%,3月份下降了2.2%,4月份1.3%,5月份1.6%,6月份1.8%,7月份下降了1.3%,8月份1.9%,9月份下降了0.2%,10月份下降了0.24%,11月份0.6%,12月份下降2.1%。

今年1-2月份是2%,一季度是3.6%,3月份是5.6%。其中工业用电量更差一点,工业用电量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实体经济的情况,2015年1-2月份是1.3%,3月份下降4.1%,4月份下降了1.1%,5月份下降了0.6%,6月份增长1.7%,7月份下降3.3%,8月份0.8%,9月份下降2.9%,10月份下降1.9%,11月份下降1.6%,12月份下降4.9%。

 

所有这些指标,都可以从不同的侧面大致看出中国的经济态势最近几年来尤其是这一两年来,总体还是处于持续下行的通道上。

二、经济是不是已经探底?还没有!

从两个方面思考,一个方面是经济存量问题是否已经解决,另一个是增量——新的动能是否培育了出来。只有把这两个问题解决了,经济就是探底了。

(一)经济存量问题

首先分析存量问题,经过一二十年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积累了很多矛盾、泡沫和问题,众所周知的存量问题有如下几项有待解决:

(1)产能过剩,钢铁、煤炭、电解铝、玻璃、冶金、造船等行业的产能利用率只有70%左右,造成了资源严重浪费。现在需要通过去产能来予以化解;

 

(2)房地产经过多年的高歌猛进的发展造成了严重的产能过剩、库存过高,形成了高房价和相应的资产价格的泡沫,也需要通过去库存等方法来化解;

 

(3)地方政府和企业的高债务,或者说杠杆率过高,也有人说政府债务占GDP比重超过2%-5%,总体来说存在着比较大的潜在风险,这也是有待化解的一个问题;

 

(4)影子银行过度发展,银行不良资产率不断上升,有个别银行不良资产率已经超过2%的警戒线;

 

(5)资源环境约束的加剧,资源越来越短缺,重要资源能源的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2014年石油对外依存度上升到60.39%,与此同时环境污染压力不断加大,雾霾已经成为不可承受之重,劣五类水超过10%,缺水的城市400多个,74个大中城市中空气质量达标的不到10个。

 

所有这些存量问题的解决,即现有经济矛盾的解决都必须在最近这几年集中解决。如果存量问题一直还在,即使底部还不能算作已经探底。这是判断经济是否探底的一个侧面。

 

(二)新的经济动能是否已找到?

在此先分析新动能、新动力的培育。新动能培育的问题是指,过去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主要依赖,以及当这些动力慢慢消失之后新的动能能否接力,即新旧动能的转换衔接问题,这是关键。旧的动能,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人口红利。2014年开始16-65岁之间的生产性人口开始下降,人口红利开始消失,老龄化提前到来。2008年前后有研究指出刘易斯拐点到来,无限供给的农村剩余劳动力消失。人口红利消失,能够替代人口红利的新的动力在哪里?这是需要找到的;

 

二是资源环境的约束。过去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与大规模资源能源消耗和环境有很大关系,可以说资源红利或者不太大的环境红利,现在已经到了临界点,必须要找到替代大规模资源能源消耗和环境破坏的新的动能。

 

三是工业化阶段进入到了重化工业阶段的下半场。过去十多年是重化工业的上半场,主要是资源能源、密集型重化工业快速发展时期,所以过去十多年在那些重化工业资源比较密集、重化工业比重比较高的地区都取得了高速发展,但是现在重化工业开始进入下半场,进入到技术密集型重化工业与生产型服务业相交融发展的阶段。根据工业化的历史经验,工业化进入到重化工业阶段下半场时,拉动GDP增长的能力不如重化工业阶段的上半场。怎么找到新动力填补空缺?

 

四是国际环境不如以前。过去中国经济总量排在世界靠后的位置时,国际社会敞开怀抱欢迎中国加入国际舞台。但是现在中国经济总量成为世界第二,美国便开始围堵我们,很多国家也看着我们不顺眼,针对中国产品反倾销、贸易保护主义甚嚣尘上,他们提出了TPP、TTIP等。国际环境总体不如以前,对中国的外贸出口、对外投资带来了很大冲击。我们怎么样找到新的动能克服这方面的困难?

 

判断什么时候真正探底,就在于观察以下两个问题是否得到解决,一是存量问题有所化解,二是增量的新动能至少开始形成架构。但现在显然这两方面问题都还没有解决,所以我们仍处于探底过程中。

三、中国经济症结:核心是背后的体制机制问题

在此不做展开,真正的症结用一句话概括,即过去多年来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通过以往凯恩斯主义的三驾马车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已经走到尽头、遇到了天花板。为什么这种粗放的投资拉动的发展模式下一步无法维系?核心是背后的体制机制问题,包括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国有企业等等制度。所以症结的表象看是发展模式走到了尽头,深层次看,在于引领经济新常态的体制机制还有待建立。

四、问题出路

判断中国经济探底回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需要三个方面的对策,每个方面又会有三个具体的对策。

 

一是培育三个意识和观念,即自信、相信、敬畏,由思想意识引导行动。所谓自信,就是要相信自己的能力,敢于面对问题、解决问题是自信的表现,用“放水“的方式掩盖问题、拖延问题是不自信的表现,会耽误时机。相信,就是相信群体、相信干部,相信大家会与我们共渡难关。敬畏,要敬畏自然、敬畏规律,敬畏人心,要敬畏经济规律、社会规律、市场规律,经济有周期性的波动,有高潮就有低潮,只要高增长不要经济调整,这是不尊重规律的体现,不尊重规律,最终一定要为规律所惩罚。但是最终需要敬畏人心,敬畏老百姓的心,这是三个意识,这是第一个方面的出路。

 

二是需要在近几年及时有效地把新的经济增长动能培育起来,因为过去的三驾马车边际效益已经开始递减,而且副作用和后遗症也越来越大,所以必须从供给侧培育新的动力。新的动力概括为“三大发动机”,即制度变革、结构优化、要素升级。制度变革就是改革;结构优化是指工业化、城镇化、区域经济一体化、国际化等;要素升级是指技术进步提升人力资本、信息化、知识增长等。这三大发动机对应着新一届领导提出的改革、转型、创新三个方面。全要素生产力由什么决定的?就是由以上三大发动机决定,这三大发动机就是提高全要素生产力的基本路径,所以我们最近这几年必须要在培育这三大发动机上面取得重大突破性进展。

 

如果这三驾马车式微,而这三大发动机没有能及时有效地培育起来,没有实现有效衔接,就不可能平稳步入新常态,就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三大发动机中最重要的是制度变革,因为另外两大发动机也取决于它,我们需要推进一些真正的改革,这些改革需要处理各个主体之间责权利关系的公平配置。而在这其中唯有权力得到公平配置,才能从深层次上解决优化资源配置的问题,从深层次激发各个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意即释放改革红利。

 

当下需要解决的三个关键问题:第一个关键问题:解决存量问题,即产能过剩和高库存、高杠杆等,这些存量问题的解决必须痛下决心,必须推进供给侧改革。第二个关键问题:培育增量,包括培育新的技术、新的产业、新的业态、新的区域、新的品牌、新的模式等。第三个关键问题:解决在新旧产业替换、新旧增长动能转换过程中面临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的冲击。怎么通过高超的经济宏观调控艺术,通过高超的政治艺术把风险控制在可控范围内。

本文责任编辑丨yangying

相关文章
  • * 北大后EMBA学员转型企业案例
  • * 沈南鹏:企业家精神比能力更重要
  • * 周其仁:“中国制造”的转型前景
  • * 北大后e促进会 后emba商业领袖项目
  • 复制到顶打印